yolo-sakurai

岚fan 团担
影山sama入坑 所以主播君是永远初心
cp主担 大町 相二 翔润
深信山风无墙

一个想成为文艺青年的逗比
画风突变 热爱小剧场
脑洞太大填不上
日剧 韩剧 台剧 泰剧 大陆剧 英剧
bg bl gl
什么都看 几乎无雷点
但不能黑我团

求勾搭

2018-08-13

石花凉粉

一个傻白甜混作业产物
没有文笔 剧本体
故事发生在某个福建海边小镇

 
创意点阐述 
现在荧幕上的青春片,都偏向跌宕起伏的戏剧化的爱情纠葛。但是我觉得生活更多是淡淡的,一念相爱,一年错过。故事设定在了亚热带的海边小镇,南方小镇的天气。海风爽朗,阳光明亮是常态,但是每年也有有那么几天台风肆虐,倾城大雨。雨季结束一切又如常日光鼎盛,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城市会记得。就像青春期的心动,无人知晓我的心里来过台风。而且从剧情逻辑上来说,南方的小镇教育会比北方小镇更热衷于素质教育,在文化传播和文体活动上都有极高的热情。所以我就写下了这样一个带有淡淡的伤感的青春故事,这条海岸线那么长,兜兜转转终究还是会遇到你。 
 
故事梗概 
 
陈青因为一份初恋的结婚邀请在七夕庆典回到了海边的这个小镇,在这里充满着他和成翩、表妹田湉、学长连翔,四个人又涩又甜难以忘怀的20年的青春回忆,最后在七夕庆典的烟花下一切都有了最好的结局。 
 
人物小传 
 
陈青 2007年高二,理科学霸;2017年是古生物研究所研究员。为人沉稳细心,但是有些毒舌。和成翩是从幼儿园开始的青梅竹马。 
 
成翩 2007年高二,体育特长生,足球队经理;2017年,镇警察局第一个女支队长。胆大心细,和陈青从幼儿园开始的青梅竹马。 
 
田湉 2007年高二,美术生;2017年,庆典活动策划。有些反骨,对喜欢的事情拼进全力。初中以美术特长生身份转学来三人所在的初中,与三人相识于元旦汇演策划组 
 
连翔 2007年高三,文科学霸,新闻杂志《真相》的忠实粉丝;2017年,《真相》杂志文创版分刊主编。和田湉是从初中就开始的前后辈关系,两人相识于元旦汇演策划组,高中是足球队前锋。 
 
丁依姆 从四人小时候就照顾四人的石花凉粉摊摊主,和成翩的爸爸交情匪浅。 
 
 
分场剧本 
 
01 2017年老街的大巴上 内 日 
(陈青坐在回乡的大巴上,从大巴内看着窗外老街的景象划过。) 
背景音:电话:"田湉:表哥,要结婚了,连翔和成翩,他两都在老城了你快回来。" 
 
02 2002年初中剧场 内 日 
陈青和成翩初中剧场挂幕布-“X中成立99年校庆暨元旦汇演”,田湉和连翔站在初中剧场舞台上中央为即将到来的元旦汇演的策划而争执不休。 
成翩:“这姐姐好厉害呀,这是能跟小翔学长连轴转一周多做策划的吧。” 
陈青:“她在原来学校原本就是要初二破格升学生会长的,不过是因为家里转学来,才被迫在我们这从头做起。” 
成翩:“啊好厉害啊,怪不得能是小翔的贴身特助,工作狂的惺惺相惜。” 
(背景 
田湉:“这样真的不行,今年是建校99年,不能说再是去年这个已经掉色的舞台布景了。” 
而且把这个舞蹈社的民间舞排在音乐剧表演后太冒险了,两个节目都有大量临时置景,我们工作人员拆裝台来不急的,还有......” 
连翔(不紧不慢):“还有前一段表演有失手打碎玻璃道具的桥段,可能会伤到赤脚跳舞的同学们的脚,所以将相声社的表演提前,且定点放前其他场灯关掉只亮两位同学头顶上的,背后摆上屏风,将观众与前一个节目的置景隔离,用这个时间清台转换置景。你看这样可以吗,田湉小同学?”) 
田湉钦佩的目光,记笔记。陈&成两人盘腿坐在,田&连两人脚边的舞台上,掏出石花凉粉开始喝。 
连翔看了一眼,脚边吃东西的两人,转回头对田湉。 
连翔:“学妹你既然对舞美布置这么有想法,那舞美设计就交给你了,如果你需要人手和信息找他两。” 
连翔指了指地上的两人,陈&成对田湉绽放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连翔:“大力神副会长,负责场务组的成翩同学:以及我校出名交际花,陈青同学。” 
陈青&连翩(手臂比心):“随您差遣,小甜甜。” 
 
 
03 2017年老街街口 外 夜 
(老街口的古榕树上挂满的祈福牌。老墙布满青苔,彩灯绵延一整条街。陈青站在老街口,深呼一口气,肩塌了下去。扯了扯运动裤,抬腿转身要往后走。丁依娒突然酱一碗石花凉粉递到陈青面前,陈青受到惊吓,脚步不稳,砰一下坐到地上。) 
 
陈青:“依姆,老人家了要稳重一点,20多年还没玩厌啊” 
 
(陈青边拍屁股上的灰边起身,坐到凉粉摊旁的桌边。丁依姆看着陈青的狼狈样,靠着凉粉摊笑得前仰后合,右手里的凉粉不断抖出只剩小半碗了。) 
 
丁依姆:“哈哈哈,果然是阿青,你们这群死小孩终于知道回来了。” 
 
(丁依姆坐到陈青身边,掐住阿青的脸颊。) 
丁依姆:“你这家伙在城里是靠吃防腐剂活了这么多年吧,脸咋还这么嫩,T恤牛仔裤跟高中生似的。” 
丁依姆(提高声调):“不对,这就是你高中那套嘛” 
陈青(堵住耳朵):“力气又大,嗓门又大,怪不得这么多年成依伯都没娶你。” 
丁依姆(咬着牙龈,起身作势打人)“你个死小孩,说什么呢。 
(手放下,坐下来,语速缓和) 
不过上回成翩和连翔来吃的时候,翩翩也是这件衣服,你两真的是。” 
(陈青内心重复一遍;一起来吃啊) 
(丁依姆边说边用湿的右手拍了拍陈青的肩。) 
陈青:“依姆,一边回忆青春,一边拿我衣服当抹布,真的好吗?它虽然长得是挺像的,但它可不能又擦桌子又擦地板,” 
丁依姆:“啧啧啧,”(丁依姆起身回摊子。)“可怜你单身狗,给你两杯四果汤,不要薏米,凉粉加倍。” 
陈青(顿了一下)“不,我要薏米的。” 
丁依姆:“你呢,趁着七夕快去庙会走走,有看着喜欢的姑娘,就分她一杯喝,说不定就成了呢。”(舀薏米进四果汤) 
陈青(噗嗤一笑):“又不是每个人都像成翩那么傻,现在连高中女生都不吃这套了吧,依姆你唬人都变烂了” 
丁依姆“屁话那么多,快走吧。哦,记得今年花火特别好,记得认真看。” 
陈青:“好好好,去看了。”(陈青离开) 
 
(丁依姆坐在陈青刚才的位置上,发现陈青的小黑布包还躺在桌上。打开是一瓶药,一张便条:[新出的胃药,记得按时服用。]) 
 
04 2007年码头 日 外 
(台风过后,码头地下一片狼籍。) 
(连翔吃得把脸埋在碗里,田湉抱着碗拖着凳子企图离连翔远一点。) 
连翔(头也不抬,伸出一根手指):"丁依姆,再来一碗凉粉。 
(成翩、陈青从码头另一头走过来,四人同桌。) 
陈青:“田湉表妹,这里就一桌两人,别挣扎了装不熟了。” 
成翩(高声):"依姆,两碗,不要薏米。” 
陈青:“还要凉粉加倍,(转头向翩翩)声音别那么大,要是依姆还没到听不见的年纪,就被你喊聋了,你爸得心疼死。” 
(凉粉上桌) 
陈青&成翩“谢谢町姨。” 
丁依姆:“你两这是又唱上双簧了。快吃吧,等会又要下雨了。” 
(丁依姆准备收摊) 
连翔(脸在碗里、口齿不清):“町姨辛苦,那我们赶快吃吧。” 
陈青:“学长你吃这么多,等会毕业足球赛不会吐么?” 
成翩:“台风季,毕业赛取消了。" 
田湉"而且他说之后去S城就很难吃到依姆的凉粉了,今天要撒开了吃。” 
成翩:“不用陪着这群老油条刷情怀,还得收拾场地了,真是太好了。依姆我还要一碗。” 
陈青:“吃得这么急,一头汗。” 
成翩:“因为热嘛。学长你去K大之后,是留在S城找工作还是回来啊啊。” 
连翔:“应该会留在那里吧,因为真相新闻报的总部就在S城啊” 
成翩:“果然是学长,目标一直这么明确。田湉你有没有啥想做的事。 
?” 
田湉(低头戳凉粉):“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是不会去大学了,我只会画画成绩也不好,也不想随便选到个不喜欢的专业浪费四年。” 
连翔(拍桌而起):“哪里浪费了,你给我去上大学,成绩不好我给你补习。” 
田湉(强势):"话说得好听,你都要离开这里了。哪里有时间给我补习,而且上了大学,又能怎样呢,是可以保证一定会找到我感兴趣的事吗?” 
连翔(小声):“反,反正,你先去上大学啊。” 
(开始下雨,丁依姆走来。) 
丁依姆:“怎么突然吵起来了,下雨了,先回家。” 
(三人撑伞准备离去,连翔杵在原地。) 
连翔(声音沉稳清晰):“你给我去上大学。” 
田湉(爆发):“你到底拿什么作保证,我不去。(顿)町姨,我先回去了。" 
(田湉跑开去) 
连翔(顿):“依姆,再见。” 
(丁依姆、陈青、成翩,面面相觑) 
陈青&成翩:“那依姆我们也走了。” 
丁依姆:“好,雨天路滑注意脚下。” 
  
05 2007年海堤上 日 外 
雨渐渐大,淋湿了成翩的连衣裙的裙边,陈青把伞渐渐移向成翩头上。 
陈青:"翩翩,你(顿)想做什么职业呢?" 
成翩:"当然去最好的警察学院当警察啦,我要保护世界!" 
陈青:"你那个姿势是奥特曼吧" 
成翩:"嘻嘻。你呢?" 
陈青:"可能继承爷爷小工场吧。" 
成翩:"诶,你不去读生物了吗?" 
陈青:"可能不了吧...” 
 
06 2017年老街上 外 夜 
陈青走在老街上,有穿着校服玩着抓娃娃机的闺蜜;一手牵着妈妈,另一只手紧紧抓着小妹妹的哥哥走过;情侣装的老人家并肩走过。 
陈青坐到长椅上,吸了一口石花凉粉,甜腻的口感,让他不禁皱眉。 
陈青抬起头,看见穿着警服的成翩径直向他走来。 
 
07 1997年陈青卧室内 内 日 
成翩(敲卧室门并呼喊):“阿青,阿青,阿青。” 
屋子内电视机荧幕一闪一闪,超级玛丽停在gameover页。游戏手柄落在床旁的漫画堆里。 
陈青把双手枕在脑后,盯着天花板中间晃晃悠悠,不断转动着的扇叶。 
成翩(推开门,拔高音调)“陈青!” 
客厅的光照进黑暗的卧室,陈青抬手遮住了晃眼的光。 
成翩:“阿青,你快起床。" 
成翩拉开门窗,室内通明。 
陈青:“翩翩,你能不能下回别大喇喇进男生屋子,我要是没穿衣服怎么办。” 
成翩盘坐在陈青身旁,一把拉得他直起上身。 
成翩:“从小你就没这个习惯。别抱怨了,我升经理组组长了,连翔学长他们今天毕业足球赛,陪我去看。” 
成翩把外出的衣服塞进陈青怀里。 
陈青:“你说你是不是常年,潜伏在我房间,我都找不到这件套头衫。” 
成翩:“因为你傻啊。我先出去,你快穿。”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成翩离开卧室。 
陈青(轻声)“你就那么急着去见阿彦学长么。” 
(画外音)成翩:“快点,阿青,学长和田田,已经在町姨的摊子等我们了。” 
 
08 2017长街长椅上 外 夜 
成翩:“阿青,你怎么回来了,古生物研究所放假么。” 
成翩坐到了陈青身旁。 
成翩“诶,有凉粉诶,我可以喝么。” 
陈青面对一连串的问题有点懵,对于成翩的动作有些手足无措。 
陈青:“嗯(点头),可以是可以,可是这份有薏米。” 
成翩:"啊,你还记得呀!都这么久了。” 
 
 
 
09 陈青家外的街道 外 日 
成翩靠在门旁,陈青打开门,成翩转身撞到了陈青的胸口,成翩一抬头额头擦过陈青的胡茬。 
陈青:“愣啥,走了。” 
陈青大力拉住成翩的手腕,带着成翩向前走去。 
陈青脚步一顿,成翩反应不及,整个人糊上了陈青的后背。 
陈青:“你刚才是不是说我傻了。” 
成翩(低着头):“嗯?你干吗停下。” 
陈青(盯着成翩头顶):“我说,你是不是说我傻了。” 
成翩(依旧低着头,声音有点闷):“诶呀,你烦不烦,我刚才明明啥都没说。" 
陈青抬起成翩的脸,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擤掉成翩的流感鼻涕。 
陈青(边擦边说);“说我傻,下回把你藏在我那的不及格英语试卷寄到你家去。你头发这么短是因为你把泡泡糖泡泡粘到后面头发这件事也忘了,是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成翩;“哪有。” 
成翩劈手夺过湿巾蹦跳着到前面去。 
成翩(心声):“你当然啥啊,你都不知道,我喜欢你。” 
 
10 2017年老街长椅上 外 夜 
陈青:“我喜欢你,当年的时候。” 
成翩:“咳咳咳。” 
阿青连忙轻拍片片的背。 
陈青:“急什么呀,你最近和连翔(停顿)” 
成翩:“我和连翔?很好啊。我升上小队长了。连翔在真相正刊也做到副主编了,不过最近回来做文创分刊的主编了,下个月就要办婚宴了,还想说明天寄请帖给你,那我就直接给你吧。” 
陈青:“真好啊,祝你们幸福。” 
陈青有些难受,缓缓打开请帖。 
陈青:“等会新娘是田湉表妹?" 
成翩:“对啊。田湉是今天烟火秀的设计师哦。今年田湉被镇上邀请回来做今年庆典嘛,结果连翔他们的创刊号的内容订的也是这个,两个人就又对上,吵着吵着就结婚了。我是他们的伴娘哦。” 
陈青愣住了,忽然有些口干,喝了一口手里的石花凉粉,止不住的微笑。 
“砰——!”烟火燃了起来。 
成翩:“开始了,快看。” 
成翩突然拉住了陈青的袖子,力气之大令阿青和片片距离不到15厘米。她凑到了陈青的耳旁。 
成翩:“我知道,你现在没有女朋友。你愿意参加他们的婚宴吗,和我一起做他们伴郎伴娘,以我们共同的名义送上祝福...” 
烟花的声音不断,陈青扭头吻住了成翩。 
 
11 2007年海堤 外 日 
成翩在前步伐轻快的摇头晃脑哼着歌,陈青在后步履稳健亦步亦趋。 
成翩: “阿青,你知道吗?石花凉粉是牙膏点的哦。” 
陈青:“诶,真的吗。” 
成翩:“对啊,我们要不要下回自己试试。” 
陈青:“不要,你肯定要在我家做,又会弄得一团乱。” 
成翩:“啊,就让我试试嘛,成功了我们就一直有凉粉吃啦,不用等明年夏天啦。” 
陈青:“不要......” 
  
12 1997年家门口 外 日 
陈青挡在连翩面前挡住一群小男孩。 
陈青:“各位真不男子汉,欺负小姑娘。” 
恶霸甲乙:“哼你是她谁啊,就强出头。”(作势打人) 
陈青:“哟,警察叔叔来了。” 
(小恶霸鸟兽散。) 
陈青(拉起摔在地上的连翩):“力气这么大,怎么不打回去。” 
连翩持续不断的抽泣。 
陈青:“以后可不允许被我以外的人欺负了。” 
连翩(抽泣):“我...我会努力的,但是你也不要欺负我。” 
陈青:“好啦好啦,答应你不欺负你,会一辈子保护你的。” 
连翩带着泪花笑了,从捂得紧紧的小包里,拿出一碗包的好好的晶莹剔透的东西。 
连翩:“还好没被他们推翻,丁依姐那最后一碗。” 
陈青:“你个小傻瓜,最新的马里奥到了,带你玩。” 
陈青没有接过连翩手里的凉粉,牵起她的手,走向了家门。

评论(2)
© yolo-sakur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