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sakurai

岚fan 团担
影山sama入坑 所以主播君是永远初心
cp主担 大町 相二 翔润
深信山风无墙

一个想成为文艺青年的逗比
画风突变 热爱小剧场
脑洞太大填不上
日剧 韩剧 台剧 泰剧 大陆剧 英剧
bg bl gl
什么都看 几乎无雷点
但不能黑我团

求勾搭

2015-11-27

【相二】白云苍狗 PART1

迟来的 ohno san 最棒的leader 生日快乐

 
 
 
 
 
 
 

 @一只奥特曼   女神,不好意思上一篇只是试阅版,这一篇才是正式版的开始。今天真的会把part2放上来的,(好吧可能是明天)。内容和试阅版不太一样,还是希望女神姐姐能吃得开心,

 
 
 
 
 
 
 


 
 
 
 
 
 
 

——————————————————————————————

 
 
 
 
 
 
 

PART1

 
 
 
 
 
 
 

 

 
 
 
 
 
 
 

2014年12月17日7:30pm

32岁的相叶雅纪对32岁的二宫和也说:“我们分手吧。”

 

二宫和也不懂。在与相叶认识的二十年里,他无时无刻都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对相叶说出这句话。但他不懂相叶怎么会对他说出这句话。

 

———————————————

1996年8月15日

“你好,我是新搬来的,我叫相叶雅纪”

“我是二宫和也。”

那一刻,纤细的骨节分明的大掌至此握住了那个肉肉的温热的汉堡手。

干净的害羞少年,大大的笑容如下午3.4点时的阳光,绚烂得不真实,温暖得让人心疼。二宫和也,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最近马里奥大叔掉的太多次,带的自己脑子都不好了。

“小和,我们都穿耐克盛世诶。”

“嗯。”

相叶从见到二宫的第一眼开始,他就明白他找到了同类。他的masaki.com连接上了,虽然小和的表情总是淡淡的,但是刚才因为不可思议,晃动着的蜜糖色的双眸,可爱的想一直抱他在怀里。我一定会长得比他高很多的,14岁的相叶雅纪确信着。

 

“好了,好了。既然小朋友们已经认识了。就去吃饭啦,我老婆已经给你们家做好乔迁宴了。”

“师兄,好开森。我们又成为邻居了,呜呜呜,想当年我们合宿的时候......  

“...好啦好啦,走吧”

———————————————

1998年1月

“小和,终于回来了。”

“不就是冬假么,我自己回来就行了。干嘛还来接我。”

“因为小和,我们一年没见了嘛,我好想你。而且我要是不去接你,你都要跟小润跑了吧。”

“笨蛋,你说什么啊,小润是我弟弟,知道吗。不能让樱井翔那个混蛋,欺负我可爱的弟弟好吗。”

“只大了两个月,怎么就弟弟了。”

“笨蛋,都说了是弟弟。”

“诶,下雪了,小和快看。”

“笨蛋,这又不是初雪,激动的跟大阪三马鹿一样好吗。”

“小和,他们是我朋友,不要这样。而且这是今年的初雪啊,今年我和小和一起看的第一场雪。”

“笨蛋,看雪呐。”

kajia,kajia的电车行进声,忽明忽暗的窗外,越来越红的小和的耳尖,玻璃倒影上相触又飞速转开的眼神,眼底下那个快要猫成一团的小身影。

那一刻,相叶的心胀得满满,耳膜不断鼓动着。相叶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一个独立空间,里面只有自己和二宫。

相叶身子稍向前倾,

“小和”

“嗯”

二宫埋在围巾里的小脸发出闷哼声。

“小二”

“怎么了。”

小脸抬起,直视玻璃窗中相叶的脸。

“二宫和也君”

“到底怎么啦”

二宫不耐烦地回头,一个干燥温暖的触感轻擦过自己的唇。

此刻,相叶的心里已炸成黄绿色的烟花,小和果然是蜜糖,整个人都甜甜哒。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二宫,爆红的小脑袋埋进围巾里,接下来一整天,无论相叶做什么,二宫再也没有理他一次。

———————————————

1999年暑假

一年半前,电车事件之后,虽然第二天,二宫与原来一样的与相叶打闹。

但相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二宫似乎在躲着自己,似乎想以更加猛烈的吐槽与自己保持距离。

大学空闲时去东京找他时,都以什么“要冲向甲子园练习啊”,“老是逃课你不怕被退啊”等奇怪理由催自己回去。

谁都知道城德高棒球队,智商高体力低,只有靠着克己润和拼命和,才第一次闯进甲子园初赛。

我一定要在这个暑假,让小和和我的关系,回到坦诚相见。

 

 

二宫和也,表示高中的最后一年,简直没法让人好好学习了。

好容易和小润一起,为甲子园付出作为青少年最后一滴热血。

接着,就要为了东大拼了。

然而,

然而,

然而那个笨蛋是想怎样?

想怎样?

大学生时间自由,就能天天来骚扰我那稀少又珍贵的高中生活吗。

———————————————

1999年8月28日

 

“小和,爸妈和弟弟,都出去了,你就来陪我嘛。和子阿姨,也答应啦,就来嘛。我一个人在家会害怕呀,你明天都为了给小润提早回去了,这个暑假我都没有和你好好在一起过。小和,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哪里有,笨蛋你不要想太多。都说了小润是我弟弟。”

“那我呢,我是你的什么呢,你已经一个暑假都在拒绝我的邀约,这次也要拒绝吗?小和你果然讨厌我了。”

“去去去,我去还不行么。”

“真的!那我准备好,等你过来。”

“笨蛋,是要准备什么啦,我又不是没去过。”

“那那那,那不一样。”

“好啦,我先回去了”

“要来哦。”

“你好吵啦,会去的。”

 

 

二宫和也发现自己,永远都拒绝不了相叶雅纪。即使知道他是在装委屈,那么蹩脚的演技。但还是还是不想他皱眉头,他开心的时候,自己也会忍不住笑。怎么办,我越来越奇怪了,都怪那个笑颜傻瓜。

 

今天一定要跟小和,有个大飞跃,相叶雅纪看着手中那个教学录像带,封面上长的像yuko的女优浅浅笑着。

——————————————

1999年8月29日晨

二宫和也看着散乱一地的自己与相叶的衣服,以及数不清的纸巾,他想他知道自己对相叶雅纪的心情了。

即使故意忽略起床时,发现自己枕着相叶的上臂睡了一夜,以及即使瘦弱却紧紧箍住自己的小臂,还有那平和清俊睡觉的睡颜。那个害羞,怕生,坚定的,恶质的,那个隐藏在热情,温柔,天马行空,笨蛋外表下的相叶雅纪。

这该死的沉溺感,雅君这个直男,我为什么会对他...不行在他发现我的心意之前,在他觉得我恶心之前,在...朋友都做不成之前...

二宫迅速拾起地上的衣服,穿好,走出相叶家,回到自家,在大家睡醒之前,清理干净,拿起包,回到东京。———————————————

2014年12月17日7:30pm

这是个合家欢的时刻,家家户户都传来news every的声音,对门的小姑娘正因不肯吃饭,被妈妈追的满屋子乱跑。

 

“我们分手吧”相叶雅纪手中紧紧握着手机,穿着两人都有的深蓝色棉麻睡衣,脸色青黑,肩膀颤抖着,站在玄关。刚回来,连鞋子还没脱的二宫和也,就看到这样的景象。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怎么听不懂。搞得像我们在恋爱一样,要是年末工作太忙又发烧了,柜子里有退烧药。要是酒喝大了,我给你去泡蜂蜜水。要是没事,就不要挡路了,我忙了一天,我要洗澡睡觉了。”挤了地铁匆忙赶回来二宫,大力推开相叶,解下大衣围巾,径直向浴室走去。

相叶一把拉过欲走的二宫,“嗙”的撞在玄关的墙上,“二宫和也,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

 
 
 
 
 
 
 

 @一只奥特曼 还是要对女神抱歉,我文力又不高,还拖稿,距离当初拍胸脯保证都过了2个月,请轻拍

 
 
 
 
 
 
 

po主有话说:

 
 
 
 
 
 
 

突然发现11月只发了两篇文,第二篇还是第一篇的升级版。明明感觉这个月一直在打字,手上还有好多论文还没打。但是我还有好好构思这篇文啦,今天一定会二更的。

 
 
 
 
 
 
 

感谢关注我的小伙伴们。

 
 
 
 
 
 
 

这回也请各位新老伙伴,大意的送上红心心和蓝手手,和回复啦。

评论(1)
热度(19)
  1. 君君yolo-sakurai 转载了此文字
© yolo-sakura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