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lo-sakurai

岚fan 团担
影山sama入坑 所以主播君是永远初心
cp主担 大町 相二 翔润
深信山风无墙

一个想成为文艺青年的逗比
画风突变 热爱小剧场
脑洞太大填不上
日剧 韩剧 台剧 泰剧 大陆剧 英剧
bg bl gl
什么都看 几乎无雷点
但不能黑我团

求勾搭

2018-04-07

身陷囹圄(1)

[安南的夕阳很暖,在夕阳里奔跑着转回脸对自己微笑的王振武更加灿烂得令人失神,

王振文不懂,王振武为何会突然牵着自己在安南中学的校园里奔跑,而自己却没有甩开王振武的手,虽然那是现在的他应当要有的反应。

转瞬两人站在安南小学后门的饼铺门口。“呐,给你。”突然被塞满口奶油馅的红豆饼,王振文被吓到想骂人,但是看到笑到眼睛弯弯的王振武,王振文却忽然什么话都说不出。

“谢谢。”王振文轻声说道。王振文盯着,“食物第一口一定要给弟弟”的王振武的腮帮子一动一动,吃着剩下的红豆饼,心里感叹道这么多年这家的饼还是这么难嚼。

天色忽暗,一抬头王振文却发现身边的王振武不见了,他想呼喊却喊不出来,接着连手脚动不了。他拼命挣脱,却越来越紧。“振文!振文!”王振文恍惚间听到了王振武焦急的呼喊,然后感到浑身一轻。他顾不得许多,就连忙往前跑,慌乱间踩翻了什么,原以为自己会摔在地上,却似乎落在了某人的怀里。王振文抬脸,天光大亮,王振武认真的看着他,“弟弟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王振文不禁急火攻心,伸出双手推开王振武......]

“砰!”王振文连忙从向后翻到的书桌椅上爬起,连忙糊了糊后脑勺。桌面上晃眼的书桌灯下摆放着得是志弘中学排球队的训练记录表。而此刻王振文站在凌晨两点的王家书房中间,看着被自己踩翻的垃圾桶,因为椅子倒下,而四分五裂的小书架,散落一地的辅导书,王振文只能无奈,“都怪小小学姐那个后妈,算了明天在公车上在做吧。”

整理完书房,王振文小心翼翼地推开,自己与王振武的房间,看着振武安睡的后背,轻手轻脚的进入房间爬上双人床的上层,木制的地板吱吱作响。

王振文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从眼角滑落的泪洇湿了枕巾。这不是王振文第一次做这样的梦了,然而每一次的梦的结尾都是一样。

老张饼铺前年就关门了。想当年父母刚再婚,王振武还是张力勤,自己的零用钱早就因为买机器人花完,而自己当时又很容易嘴馋,每次等张力勤排球训练结束,张力勤就会买一块奶油馅的红豆饼,说振文一半力勤一半,可是每一次都让嘴馋的弟弟先咬,张力勤每一次都只能吃到一口,可张力勤从不生气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弟弟吃,明明消耗体力的人是张力勤。

后来国一的时候,张力勤忙于拍球队,振文落单被绑架,醒来后的第一眼,就是张力勤抱着自己说着“弟弟,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再也不会让你受伤。”

之后张力勤就变成了,弟控王振武,再也不会和王振文抢机器人,不会和王振文抢游戏机,寸步不离王振文,也不再打排球,似乎排球从来没在王振武的生活里出现过。

王振文捂着心口,眼前一片混沌,身体蜷一团,呢喃“王振武你为什么那么好,好到我想讨厌你,”好到讨厌你都讨厌不起来,只能爱你,不是对哥哥那种爱里身陷囹吾,在无尽噩梦的泥沼里无法自拔。

 

振文的呼噜声渐起,王振武松开了紧握着被子的手,从被子里拿出因为慌忙塞入而乱成一套的外套。

三月台北正在倒春寒,凉气如匕首般从木质的地板钻出,划开光裸的脚底,直插进王振武的心。弟弟近期突然不理自己,还非要和夏宇豪转学到志弘来,现在连做梦,都在讨厌自己。

王振武努力扯平外套,挂在墙上,他很想明天不要去学校,把弟弟关在这间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卧室里,问问他在想什么,但是他不能。

他只能挂好外套,回到床上,经历又一个不眠夜,第二天装作什么都没听过一样跟在弟弟身后,保护他,尽到一个做哥哥的责任。


评论(11)
热度(61)
© yolo-sakurai | Powered by LOFTER